1  

 

清晨,從住家信步往老街前去,沿途的台灣欒樹依舊,只是褐了頭,龍埔國小牆邊三三兩兩爭豔的紫花蒜香藤迎風搖曳,憑添不少風情;民生街上,街景已然相異,惟見民宅邊的小空地自成一處小花園,地主隨著心情時不時更換花序,運氣好時遇見地主,還會解說花草來源。

 

轉進老街前,先到喜歡的陳家涼麵店吃個熱食,素食的麵線糊往往不是過鹹就是無味,這家的滋味剛剛好,一碗下肚,暖和五臟六腑與心靈。

 

非假日的老街,似純樸的姑娘,不發一言地靜靜佇立,我端詳著牆上的一磚一瓦,企圖尋找舊日的烙印,過往的年華不屬於我,那是先人的足跡,商業化的古樸帶來人潮與錢潮,這與先人為生計打拼並無二致,如何生存得更有品質,永遠處於優先順位,這份「實際」,是我們的民族性。

 

繞進藍染公園,走進挹翠樓,頹傾的紅牆、蔓生的雜草,猶如美人遲暮,不勝唏噓著「想當年」,這裡曾有什麼故事呢?無論多麼可歌可泣,皆託付靄靄雲煙。

 

沿著三峽河邊走,九年前我還是一名觀光客,尋不到若有似無的柚花香,便隨著人潮走動於長福橋與祖師廟,當時怎麼也不會想到,有天竟然移居到三峽。河岸垂柳隨風舞動,與三峽拱橋形成一幅美麗圖案,雖與梅樹先生的三峽春曉圖相去甚遠,清晨觀之,也還算悠然獨立。一旁的甘樂文創猶如文青聚集地,不知未來是否可與紫藤廬相比擬?我們讀著過去的故事,也正為未來寫著故事,沒人知道時光巨輪滾動後,那薄如蟬翼的紙片究竟刻畫著什麼,也許,這正是未知的迷人之處。

 

走回大學城途中,赫然發現油行前聚集不少人潮,一麻袋一麻袋的茶籽送來,低溫烘熱後開始榨油,再一瓢一瓢地勺進玻璃瓶中,一袋又一袋的茶籽渣分立在旁,農作的好肥料呀,這一刻我竟感覺到先人的體溫,轟隆隆的機器是先人的心跳,不在老街、不在挹翠樓、不在三峽河畔,而是在熱烘烘昏暗且擁擠的油行中。

 

二小時六公里消耗三百五十卡洛里,我穿越在現代與古典中,很近,又很遠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晴空.歡顏

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貓小二

  • 在地人的分享自有一種
    發呼內在的今昔對照
    別於觀光客的遊逛心情
    謝謝您的分享
  • 謝謝你來,放任blog長草好久了,看到你的留言,格外有意義。

    Maggie 於 2015/04/30 21:18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