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文/蔡穎卿(專職作家)】 
  

兩個女兒隨我們離開台灣轉受美國教育的時候,小女兒才剛剛從幼稚園畢業,大女兒升上國小四年級。在協助年幼的孩子面對教育的轉換當中,我看到的不只是語言的追趕與文化衝擊這兩項具體的適應,也感受到教育思維的不同所展現的成果差異。  

一說起差異,我們就習慣以優劣來標示其中的不同,不過,一如所有微妙牽動的改變與影響一樣,好壞是如此難以輕鬆畫界的分析,所以,我想分享的只是自己或顯狹隘的觀察與體會。

觀察、記憶、比較 有效學習勿偏廢

如果以啟蒙教育來看,台灣孩子的起步真有一鳴驚人之勢,小學的孩子所學的東西既多又難,因此,兩個女兒進入他國受教育時,他們的問題只是語言的工具之差。即使在台灣她們並沒有受精英教育,但跟多國的幼童相比,學習經驗是豐富的。五年之後,我們又回台灣一年,對於教育思維不同的領受,此刻才受到真正的考驗。  

當我細究不同教育的區別時,我想起了發明電話的聾啞教育家貝爾先生對於學習的研究。他認為有效地處理學習應當有三個步驟:觀察、記憶、比較。  

在台灣,我們的教育在一開始便偏重於記憶的訓練,參考書的蓬勃是大人幫孩子處理學習三部曲的第一部最明顯的例子,於是學童的工作是記憶他人為他們整理出來的重點。學習的成效當然很快就看到了,因為檢驗知識的吸收,最方便省事的方法多半是審查記憶的量。  

如果以同齡的孩子來說,台灣的學童知識的確比外國的小孩要豐富,但是這樣的教育也有營養不良的一面,當觀察力長期偏廢後,主動思考的能力與統籌整理資料的習慣就相對弱化了。如果能珍惜記憶訓練的好處,但也不忘記思考的重要,經歷過這種訓練的孩子,通常在學習上會有優異的表現。在不同教育的體系中,我都見過這樣的孩子,區分點並不是地理上的,而是被培養者身處的環境,教育思維十分周延、對成長觀察也非常有反省力。

西式教育 活潑中見嚴謹  

任何一種教育都不會單以知識的內涵來傳遞影響,所以,孩子在不同國家受教育的期間,我也看到孩童因為被對待的方式所引發的不同態度。  

雖然在一般人的觀念中,西式教育是比較輕鬆活潑的,但是我們並沒有深入討論他們對於尊重嚴謹的想法。可以說,在西式環境中受教育的孩子的確比較少受到喝斥或責備,但是,為什麼他們的課室比較安靜,孩子對紀律的想法也能加入人我關係的觀照。 

我在女兒學校多次看到課堂或禮堂未經任何廣播的宣導,只因活動開始了,頓時間大家都靜了下來的景況。我唯一的解釋便是,這樣的教育已在無形中的教導深植了尊重的種子──那是社會性最好的品質之一。 

因為上課與被對待的方式不同,我覺得現今台灣的孩子變得比較不習慣嚴肅、寧靜、深刻討論的教學方式,有些學生與成人甚至把一本正經當做呆板的同義詞。年幼時,無法靜下心來面對嚴謹的學習,看起來問題也許不大,但進入中學與大學後,領受教育的心境與態度便影響了學與教之間可能發展的成果。所以,我常常想,如果以台灣孩子的早慧,再得到好大人的帶領與身教,一定能發展出讓人讚嘆的成果,而不必遠走他鄉受教育。

 

資料來源如下: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ggie 的頭像
Maggie

晴空.歡顏

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