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.jpg

002.jpg

很多很多年前,20歲的我初訪清境,是個藍天白雲的好時節,徜徉在青青草地上,編織出無數青春與歡笑,當時幫自己取了個筆名叫「舒晴」。

很多很多年後,我帶著舒晴姊妹造訪清境,在同樣的青青草原上,告訴她們媽媽年輕時的渴望與夢想,告訴舒晴名字的由來。

孩子聽著聽著笑了,原來她的名字是媽媽未竟的夢。

孩子問媽媽覺得舒晴好聽嗎?「當然囉,藏在心裡很多年,把最好的留給女兒」,我撫著孩子的臉頰,溫柔地告訴她。

她開心地笑了,轉身告訴妹妹自己名字的意義,是開心、是炫耀,與媽媽有不一樣的連結。雙胞胎競爭的心態呀!

有自信的妹妹堅持自己的名更好聽,是書中自有顏如玉呀,一樣是媽媽的期許,再被爸爸稍稍修正為「舒」,是父母的結晶。

姊妹倆都開心,甚好!

草地上羊兒漫步,姊妹倆餵食之後,在媽媽鼓勵下怯怯地伸出手,摸摸羊兒米白色的毛,「媽媽,它的毛不是軟的耶,有些粗」,一摸再摸,原來事實與想像是有差距的。

小五的姊妹倆純真樸實,尚未進入所謂的叛逆期,依然是喜歡黏著媽媽的小女孩,牽著女孩的手,一同觀看奔羊畫面,由上而下齊聚奔跑,不禁想著,若是在廣袤的塞外之地,該是怎樣的壯觀!

青青草原步道,處處好景致,瞧見一株不知名植栽,詢問吃食店家後,才知以往清境到合歡山沿路都是它,俗名為雞角赤,顧肝傳說出來後,再也不見野生植栽,聽了之後不覺莞爾,台灣果真是愛藥之國呀!

001.jpg

002.jpg

創作者介紹

晴空.歡顏

Magg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